1828365365-送外卖成百万小镇青年立足大城市第一份工..

你想知道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给你送快递的大哥的收入是多少吗?你知道他们的年龄层次吗?你还想知道他们都买了房买了车没?日前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旗下饿了么蜂鸟配送发布《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》。报告显示,“外卖小哥”成百万小镇青年立足大城市的“第一份工”,南京24%的外卖小哥是大学生,20%为95后。

  南京大学本科或专科生骑手占比24%

  蜂鸟骑手从“送盒饭”起步,如今已承担起更丰富的社会职能。蜂鸟骑手已成为连接商业与社区的蓝色纽带,成为让生活更美好的深度参与者与构建者。

  艾媒咨询统计,2018前三季度即时配送订单量已突破150亿单。行业发展带动就业人数提升。蜂鸟配送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超300万注册骑手。

  《报告》显示,47%的骑手来自中部地区,18%来自西部地区。安徽省输送了最多的骑手,安徽阜阳市颍上县更是成为向全国输出外卖骑手最多的县城。

  在南京,76%的骑手来自农村,36%来自江苏本地,其次35%来自安徽,他们通过送外卖自食其力,在城市扎稳脚跟。更有9%的骑手为女性,她们巾帼不让须眉,成为家庭的顶梁柱。

  骑手平均年龄约为29岁。南京95后骑手人数占比达20%,与全国整体持平。蜂鸟骑手的学历也在逐年走高,南京大学本科或专科生骑手占比24%,高于全国20%的平均水平。

  《报告》称,全国蜂鸟骑手收入主要集中在4000元—8000元(包含兼职与专职骑手),超过了2017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均薪资3813.4元。

  骑手们不畏艰苦工作,对生活充满了热情,他们踏实存钱,也踏实生活:南京超四成骑手已经买了房子,超五分之一拥有汽车。

  本地生活服务行业的蓬勃发展,让更多小镇青年有了平等奋斗、实现人生价值的机会。小夏是一位无声骑手,老家在吉林长岭县。虽然耳朵听不见,但他的订单准时率甚至高达单月100%。“加油!”“你真棒!”订单后台的留言时常让他感到温暖。很难想象为了服务好每一单客户,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。他常常对自己说:“生活不易,却也从来不难。”

  2%爱读王小波,期待尊重、向往自由

  外卖骑手的精神生活同样丰富多彩。他们最喜欢的作家是金庸、唐家三少和鲁迅。有1%的蜂鸟骑手爱读博尔赫斯、杜拉斯,2%骑手喜欢王小波。

  约40%的外卖骑手喜爱在休闲时间听音乐。他们最爱歌手TOP3是张学友、汪峰和陈奕迅。此外,0.1%的人是蔡徐坤的死忠粉,6%的人钟爱腾格尔。

  95后骑手张正奇,是位身高185cm的柔情铁汉。他不仅擅长弹吉他,还喜爱创作诗歌。“青春”常常给张正奇带来创作灵感,“她曾高傲不可一世,他曾卑微不值一提”,他用诗,诉说着自己的少年心事。

  这一届骑手除了能够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,还对职业有不一样的理解。“自由”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因素。超过60%的蜂鸟骑手最看重自由的工作时间,另外有将近30%的人表示喜欢骑行穿梭在城市中的感觉。

  不过,仅不到三分之一的骑手觉得外界给予了他们应有的尊重,超过半数人十分在意用户的理解,他们期待获得更多认同。

  每天奔波150公里,蜂鸟骑手成本地生活“最不可或缺的人”

  外卖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。无论是一顿饭、一杯咖啡,还是一束花、一盒药……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许多物品,都可以30分钟送达。

  平均算,一位骑手每天配送48单,奔波近150公里,相当于横贯鸟巢体育场近460次。蜂鸟平台配送最勤奋的骑手,累计完成的配送距离可以绕地球近3圈。

  无时无刻、无所不送的服务,让骑手成为社区里“最不可或缺的人”。点个外卖劝人离婚、查男朋友的房、帮小孩听写英文单词……这些不是网络段子,而是外卖骑手接到的真实订单。一笔笔看似奇葩的订单背后,只隐藏了一个事实:你,真的已经离不开万能小哥了。

  蜂鸟骑手所构成的即时配送体系,已逐步成为本地生活服务的重要基础设施,也正在赋能每个城市形成自己的数字经济商圈。从外卖骑手的工作路径中,可以看出不同城市最活跃的数字经济地带。以南京为例,新街口、四方新村站和大成名店公园周边是本地生活服务最活跃的商圈。

  从个人幸福的奋斗者,到连接社区的开拓者,再到推进本地生活数字化升级的构建者,蜂鸟骑手通过不断努力实现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。骑手工作的边界正不断扩大,这届“外卖小哥”真的不一般!
古稀之年本应是儿孙绕膝,颐养天年之时,然而老齐夫妇却不得不因赡养费问题将亲生儿子告上法庭。28日,镇江丹徒法院介绍,法院近日审理了这起赡养费纠纷案件。令人难堪的是,面对父母的赡养诉求,竟被唯一的儿子要求做亲子鉴定!

  院方介绍,被告亮子是老齐夫妇连生5个女儿后,才有的小儿子,从小到大宠爱有加。但令二老没想到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儿子,在给他建了新房、娶了媳妇之后,却不愿意承担自己的那一份赡养费。

  近两三年来,老齐夫妇身体每况愈下,两人每月百余元的老年津贴和每年1200元的土地转包收入,根本负担不了住院治疗的经济重担。而亮子一直在外打工不回家,无奈之下,两位老人只好申请法律援助,一纸诉状将儿子告上法庭。诉状中,二老要求其支付每人每月赡养费500元以及医疗费的六分之一。

  主审法官介绍,对此亮子辩称自己在外打零工,无固定收入,且房子是自己买的并非二老帮忙建造。同时,他还提出做亲子鉴定的要求,确定自己是二老的孩子才同意以给钱或给粮食的方式承担赡养义务。

  法院审理后认为,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老年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。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,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。

  法庭审理认为,参考当地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15612元/年及原告家还有其他五名有赡养能力的子女的实际情况,法院最终判决亮子每月支付两位老人共计400元的赡养费(不含医疗费),并支付已发生医疗费的六分之一1200元。